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小說] [[ 倉庫 – 接文(R有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我只是拿來放因為家族要倒了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暑假作業……?」看了看手中同學遞過來的紙張,忍不住皺起好看的眉,隨手將紙張夾進書本中,「就假裝沒看到好了。」
  猛然想起一件事情,隨即驚慌起來,立刻轉向往調教科的方向跑。
  『如果讓曦這看到這個的話……那就代表又要好幾天下不了床了。』
  光是這麼想就忍不住想逃,「還是在他知道之前先找個藉口讓他離開學校好了……」

               實際SEX科﹡軒轅桔澄


 眸中含笑靠在教室外的牆邊,愉悅的心情由那微勾的唇依稀可辨。
 「走的那麼快,去哪呢?」一手攬過倉皇的桔澄,另手挑起小巧的臉蛋,
 「看你那麼開心,也該知道暑假作業了吧-…」輕咬著耳垂將氣息呼在耳畔,低笑,攬過桔澄的手拿起了一串鑰匙。
 「今天我帶你去玩好玩的,怎麼樣?」勾起的笑意看似隨意,語氣卻不容任何的反對般強硬。
       調教科 鳳曦


  看見靠在教室外的鳳曦,唇上那抹笑讓他頭皮發麻,轉身就想逃跑卻被人一把撈回攬在懷中,「沒--來、來找你。」
  耳畔的氣息搔癢著,身軀不自覺地輕顫,「什麼……暑假作業?」
  「可以不要玩嗎……」明知道不可能卻還是忍不住小聲反駁。

              實際SEX科﹡軒轅桔澄


 「來找我麼,那我挺感動的。」決定跟著裝瘋賣傻,扣住桔澄的指尖力道卻倏地縮緊,
 「你說呢,要不要玩?」唇角抹上的笑意更深,眸中卻越發帶著威嚇。
 「小桔澄,你要我現在就在這裡、馬上、直接地示範給你看今天要玩什麼?」笑吟吟的鬆開手像是不害怕眼前的人跑掉,稀鬆平常的把玩著手中的鑰匙。
       調教科 鳳曦


  被那樣的威嚇鎮住,漂亮的臉蛋露出彷彿被遺棄的小狗般的可憐表情,「玩……」
  咬著唇搖頭,雙眸染著水氣看著鳳曦,
  「曦--不要在這,去哪都好,我會很乖。」

            實際SEX科﹡軒轅桔澄


 手扣住桔澄的下頷,獎勵般的親著桔澄顫抖的唇瓣,微施著力啃咬卻又在反覆間細細吸吮著誘人的菱唇。
 「我保證你會很愉快,不管是心靈還是身體上--」別有深意的輕笑著,攬過腰際半是強硬的拖著桔澄走進宿舍裡的調教室。
 打開調教室的門隨即拉過桔澄關起門扇,手環繞著細白的鎖骨指甲深陷印下痕跡,
 「寶貝,玩遊戲之前總是要把身體洗乾淨的,嗯?」笑吟吟的指著高度約及腰部的貴妃椅,示意著。
 「過去趴好,我會幫你的--」淺笑從後環住桔澄輕啃著方才印上痕跡的鎖骨,曖昧的留下水痕。
       調教科 鳳曦


  「唔……」被強硬的吻著,雙手不住地攀上鳳曦的肩。
  深陷鎖骨的長指帶起痛覺卻同時帶起了一絲酥麻,忍不住呻吟了聲,「曦--」
  看著貴妃椅頭皮發麻,只能說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但是反抗不得。
  依言趴上貴妃椅,微抬起臀面對著鳳曦。

            實際SEX科﹡軒轅桔澄



 走向旁拿起泡在白酒裡的專用棉質繩索,滿意的嗅著香味撲鼻酒味。
 靠近桔澄坐在床沿憐愛般的揉弄著髮絲,
 親吻著背部趁人兒不注意之時將撐在貴妃椅上的兩手拉到背後與兩腳腳踝綑起。
 「小桔澄,你每次都不乖乖的清乾淨身體,這次我買了些東西幫助你不會亂動…」輕笑出聲,拉開兩腿手即將制服扣子解開,手不安分的向前嘆入褲內盈握住小巧的慾望。
 「我來說一下遊戲規則好了,等等我們玩些遊戲,在這遊戲過程中我都可以讓你釋放,不過--僅僅給你兩次機會。」勾唇,右手捏住胸前纓紅揉壓著。 
 「當然,如果你真的受不了了,可以找我『求助』,我可以用些道具讓你沒那麼容易的射出來嗯?」
     調教科 鳳曦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TOP

  感到驚惶但是手腳都被綑綁起無法動彈,軟軟的語調夾著一絲鼻音,「沒有不乖……」
  敏感的地方都被刺激著,臉頰泛起羞澀快感的紅潮,艷麗中又更增添了一絲嬌媚,忍不住輕吟,「嗯--怎、怎麼可以這樣?只有,兩次……」
  酥麻的快感如浪潮不斷襲來,被握住的慾望鈴口滲出點點愛液。
  難耐的扭動身軀磨蹭鳳曦,「曦--‥」

          實際SEX科﹡軒轅桔澄
勾唇,倏地握緊了慾望隨即放開輕拍著,「好了,自己想辦法吧。」
 起身拿起放置在旁的細管以及桶子,拿起細管使用酒精小心的擦拭著,
 「小桔澄,應該沒有忘了要怎麼樣做液體才不會流出來,嗯?」像是安撫的拍著桔澄小巧的頭顱,
 一手撈起桔澄的腰際坐在貴妃椅上讓桔澄半身重心靠在自己腿上,抬高臀部輕按著尾椎似是哄弄著,
 「桔澄,一滴,只要一滴流了出來,你就準備接受懲罰。」分開臀辦緩緩將細管送進桔澄體內,手中的針筒按壓輸送著液體。
 「我在裡面加了『紫色魅惑』,新產品,聽說對催情滿有用的。一開始會有點疼,你忍忍。」一邊誘哄一邊用鞋端摩擦著鈴口。
 「桔澄,現在就忍不住了那會很糟糕,因為我們的遊戲還沒有開始--」
       調教科 鳳曦


  「都被綁住了,想什麼、什麼辦法嘛……唔嗯--」忍不住媚聲抗議。
  半身倚靠著鳳曦,被尾椎傳來的酥麻快感所刺激難耐的弓起身子,不禁失聲呻吟著,「啊……」
  感受到有闖入異物的後穴不自覺的將之納入,但是隨之而入的液體讓他感到不太舒服的低吟,
  「曦,疼……嗯--」起初的疼痛很快的被一種奇特的快感所取代,後穴一陣又一陣搔癢讓他無法克制的喘息,回首用著迷離的眸看著鳳曦,「曦,吻我……」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勾唇輕笑,抬起桔澄的臉蛋,「乖,忍住了等等會有獎賞的。」拿起在旁的黑色絲巾,遮住桔澄的眼眸,
 另手拿起在旁冰桶裡的冰塊,低笑,「桔澄,我們先來個猜謎怎麼樣?」
 將冰塊隨著脊椎而下,不時的似是不注意般讓冰塊隨意的滑動,「你猜如果我把這東西…放到這裡來--」手持著冰塊滑到大腿根部,
 「那麼我再前進一點,小桔澄會不會就忍不住用掉一次機會呢--」輕拍著臀辦,
 「好好的忍住,否則等等所有玩具都不會有潤滑劑的幫助。」舔著覆上潮紅的臉蛋,眼角餘光卻盯著放在桌上的多尾鞭。
         調教科 鳳曦   


  被黑絲巾奪去了視覺讓其他感官更加敏銳,一波又一波令人難耐的快感沖襲著,越發地感覺後穴空虛,求饒的語調帶著哭音,「曦,別……後面好難受……」
  「啊嗯--好冰。」弓起身想逃離這般難受的折磨,但是那惡意的捉弄卻是不放過他,隨著接近大腿跟部,身軀顫抖扭動著。
  「不要、不要這麼快……我怕忍不住--」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小桔澄快忍不住了,這該怎麼辦才好呢?」看似有些苦惱,順手拿起另顆冰塊按住右邊乳尖,
 「可我看『紫色魅惑』的藥效還沒有讓我很滿意吶,」順手拿起另根導管及木桶,仍耐心的將導管插入穴內引出液體,
 「不准動。」隨意卻恐嚇十足的語調止住了桔澄的動作,再次在針筒內灌入紫色液體重新導進體內,
 「小桔澄,」喊著桔澄的名字,輕笑出聲,拿起一碗被搗碎的薄荷草在桔澄鼻息間輕晃,
 「我把冰塊放進裡面,」一邊解釋一邊將冰塊沾上薄荷草汁液,「幫下面可愛的小東西提提神你覺得如何?」勾唇,不允許回答即拉住桔澄的髮絲迫使弓起身子,隨即將冰塊覆上已微挺的慾望。
    調教科 鳳曦


  右乳一陣冰涼,快感猛然襲上腦門,全身一酥倒入鳳晞的懷中。
  再次被導入液體,原本感到難受的想掙扎,卻被一聲斥喝給喝的忡愣,盡量放鬆身體讓自己感到舒適些,紫色媚惑的效力似乎讓他開始享受深入體內的細管的磨擦。
  嗅著飄散的香味,他的意識雖有些矇矓但仍沒昏過去,尚能分辨那熟悉的味道,「唔嗯—-薄荷、薄荷草……?」
  被迫抬頭弓起身子,由慾望傳來的強烈刺激讓他不住失聲尖叫,「曦--」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TOP

 看著桔澄的反應不禁失笑,「我浸泡的酒精濃度那麼低,這樣也能醉?」輕捏住桔澄的鼻尖,手持著冰塊搓揉著慾望直至冰塊再次呈現透澈,
 「看看可憐的孩子,都冷到哆嗦了呢。」輕笑,拿起預候在旁的低溫蠟燭點起,芬芳的玫瑰香瀰漫在鼻間,
 「桔澄,我們來玩第一個遊戲。」眼看液體漸漸發揮藥效,而體內的穢物也被排掉,似是滿意的笑著。
 將灌入液體的導管取出並排掉剩餘的液體,手扶著桔澄將充滿液體的桶子放在桌角後方,
 低溫蠟燭燃燒遞出蠟油,刻意的挑著慾望周圍滴起油滴,另只手仍拿著沾滿薄荷草汁液的冰塊遊走在旁,
 「小桔澄,我想不出來你喜歡熱點還是冷點,所以我很貼心的讓你可以兩種都享受--」淺笑,一只冰塊不容反應的馬上反手送入桔澄體內,同時持著蠟燭的手緊緊束住桔澄的慾望,
 「這樣好了,剛剛小東西凍著了我先幫他回溫,等等在讓後面可愛的小穴同時享受冰塊跟蠟燭好不好?」勾唇看著懷裡不停哆嗦的桔澄,像是獎勵又似刻意羞辱般的舔過那顫抖的唇。
    調教科 鳳曦


  「沒……澄沒有醉……」搖了搖頭用著哽咽的語調答道,冰塊的冷度讓他縮了縮身子。
  導管抽離體內的瞬間忍不住昂首呻吟出聲,「嗯啊--」
  令人難耐的遊戲突然暫停了會,原以為鳳曦就要這麼放過他,大腿根部馬上感到一陣灼燙,與仍游走的冰塊冷度呈現兩極的刺激。
  聽了鳳曦的問話原本要回應,卻沒想到後穴一陣冰涼,刺激的密穴一陣緊縮。而鳳曦接下來的話語讓他不住的升起一點恐懼,淚水不爭氣的浸濕了遮掩的黑絲巾。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聽見微微的哽咽聲,解開黑絲巾,「小桔澄,哭是犯規的。」將鈴口沁出的濁液挑起抹在桔澄的唇上,
 「舔掉它。」雖將絲巾解開仍是拉過澄桔將蠟燭尾端送入體內,讓冰塊受熱只能在體內融化。
 「小桔澄,我不要看到蠟燭掉下來,懂麼?」擦拭掉滿是淚水的臉蛋,將桔澄固定在自己雙腿間,
 「知道怎麼做吧,我要深喉的位子,如果沒讓我滿意,我們就從頭開始--」淺笑,撫弄著髮絲,
 「桔澄應該要習慣沒有手也可以讓我感到滿意的程度了?」笑意無害,語氣卻帶著濃厚的警告。

    調教科 鳳曦 


  死撐著不再讓眼淚掉落,把塗抹在唇上的腥羶體液舔去,一股噁心感讓他想吐,卻強撐著不讓自己有絲毫不適的反應流露。
  含著淚水點頭,收緊後穴緊夾蠟燭不敢有一分鬆懈。
  看著眼前的龐然巨物,伸出紅舌舔上巨物的前端,而後含住並且規律性的吞吐著。膝蓋稍使力將身體撐起,把整根男根納入口中,依言到了深喉的部位。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解開束縛住桔澄的繩子讓桔澄可以自由的動作,壓住小巧的頭顱更加深入,看著漲紅臉蛋的桔澄頗是滿意,
 「小桔澄,我有沒有和你說過,你想哭卻不敢哭的臉我很喜歡?」輕壓著蠟燭,待時間差不多後抽出讓融化的冰塊流出,
 清澈的水讓人看了滿意,不讓桔澄離開自己慾望的情況下強硬扳過臉蛋,「看,你體內多乾淨,這樣乾淨的孩子才惹人喜愛啊。」
 跟隨著吞吐的動作按住顱首輕輕韻律著,「桔澄,要我說多少次?牙根輕輕咬住刮搔著,舌尖按好像是不願意離開一般,你要吸的緊緊的再利用深喉的位子造成收縮--」
 對於眼眸中蘊含著淚水的桔澄感到無奈,「繼續,讓我射了我就給你獎賞。」
    調教科 鳳曦


  忍住手腕的疼痛,乖巧的伸手撫摸著巨物旁的兩個圓球,被壓迫的將巨物吞得更深。
  感受到一股寒涼流出體內,後穴不住的收緊,含著巨物的唇無法呻吟,僅是那鼻息猛然一喘。
  聽話的照著鳳曦教導的方式,牙根輕輕地咬住巨物刮搔著,舌尖頂著鈴口,收縮著喉部努力地讓鳳曦感到愉悅。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不耐的按住顱首大力抽插後射在桔澄口內,推開桔澄看著嘴角的一絲濁液,「吞進去。」不再是帶著戲謔的語氣取而代之的冷淡,
 拿過旁邊的紅酒輕啜,看著澄滿是委屈的臉輕睨著,
 「小桔澄,老實說我今天很不開心,」晃著酒杯看著清澈的液體,
 「這種東西畢竟要你情我願,你讓我覺得我像是在強暴你。」
    調教科 鳳曦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TOP

 被推開跌跪在地,低著頭依舊強忍著不讓淚水掉落,儘管口中體液腥羶卻心甘情願的吞下。那樣冷淡的語氣讓他有些無措,猛然抬頭看向鳳曦,明明就是激情卻感到有些冷。
  聽了鳳曦的話,慌張的猛搖著小巧的頭顱,漂亮的臉蛋染著一絲恐懼,雙手抱著身子,不安的說道,「沒有--我沒有這麼想,我只是、只是……有點怕,曦以前都沒這樣……好像是我不認識的人,所以我好怕、我好不安……」
  「如果不是曦,我寧願咬舌,都不會讓人抱我……」慢慢爬近鳳曦,小心翼翼的攀上,吻上,「曦,再一次好不好,我一定會乖乖的……所以、所以不要這麼冷淡好不好?」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只是看著桔澄覆上自己的身子仍沒有動作,飲下紅酒壓下頭顱覆上吻,將紅酒全數渡了過去,
 滑過貝齒輕含著顫抖的舌尖捲起,細細吸吮著品嘗津液及紅酒,誘惑著桔澄回應。
 直至懷中的人呼吸不順才不捨放開,舌伸出舔著濕潤的紅唇,將酒杯放回桌上,
 「小桔澄,同樣的話我不想要說第三次,這種事情是你情我願,要陪我玩;就玩到最後。」
 拿起黑色的緞帶,勾住桔澄的腰吸吮著鎖骨,「桔澄…」看著連接天花板的繩索,微勾唇。
 「為了怕你疼我買了專用的棉繩,不過因為沒有泡過水只有拿白酒潤過--」下貴妃椅走向繩索,將繩索環穿過桔澄兩手,另手將繩索的另一頭拉起,
 讓高度升至只能讓桔澄勉強顛起腳尖,滿意的看著半褪的衣服及眼前的景象。
 「所以,等等可不要動的太厲害,否則痛的會是你…。」似是貼心的補充了一句,黑色的緞帶開始纏繞在桔澄小巧的嫩芽上--
    調教科 鳳曦


  昂起小巧的頭顱貼近鳳曦,雙手環上鳳曦的頸項熱情的回應,舌滑過貝齒激起一陣酥麻,輕喘了聲貓也似地喚著鳳曦的名,「曦——」
  被淚水浸潤過的眸顯得明亮而清澈,帶絲誘惑直直的看著鳳曦,
  「我會很乖。」
  鎖骨傳來的陣陣酥麻讓他不住的輕顫,有些腳軟的將一部分重量倚靠在鳳曦身上,隨即被拉高雙手綑綁,勉強地墊高腳尖好讓自己的手臂不被拉傷。
  慾望被黑色的緞帶摩擦纏繞,昂起雪白的頸項低吟,「嗯——」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輕咬著桔澄的耳垂,低笑單膝跪下仿若稱臣般的低首吻著腰際,
 順直而下,一手食指及中指交互勾著似放鬆又似收緊的纏弄著微揚的慾望,
 「小桔澄…如果想要射了就射出來,憋住傷身的--」頗富趣味的揚唇,刻意讓桔澄看見般伸出紅舌輕舔著頂端,
 右手纏弄緞帶,左手卻握住根部往頂端緩緩移動,舌尖施力在頂端陷進鈴口,
 刻意般的勾起一絲明透的液體,左手隨即鬆開讓口中全數納入慾望,
 利用咽喉的位子輕哼聲造成輕顫,同時右手的緞帶交互著似是纏繞的緞帶摩擦著慾望,
 柔軟的喉間一收一縮彷似比擬著後穴般柔軟,眼中更染上一分邪佞。
    調教師 鳳曦


  「啊……」腰際傳來的陣陣搔癢感讓他不住地輕吟出聲,昂首喘息。
  猛然意識到鳳曦接下來要做什麼,腦袋有一瞬間空白,直到下身傳來的強烈快感讓他難以克制的尖叫出聲,被綁在頂上的雙手緊握成拳、白皙的腳趾也緊緊地蜷起。
  「曦,我很髒,別……嗯啊……」
  慾望被納入溫暖口腔中,鳳曦高超的技巧讓他全身癱軟,嬌軀不可遏止的輕顫,一聲又一生的嬌吟如天籟般撩人,因為激情而起的嬌媚語調帶著企求,
  「曦--我快、快要了……」
  哭求的話未說完,再也無法忍住這樣的刺激,灼熱的體液就這麼射入鳳曦的口中。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TOP

 感受到溫熱的液體進入自己口中,兩指向外拉扯束緊了慾望,不饒人般的舌仍舔弄著嫩芽加大吸吮的力道。
 「-…,」鬆開緞帶站起,揚唇隨即拉著桔澄的髮絲迫使人兒向後,覆上唇將液體全數渡過,不時流下一絲的白液,
 輕舔著流下的液體帶著曖昧難辨的神色輕笑,「小桔澄,怎麼樣,你的跟我的味道有什麼不一樣?」
 「……對了,」一聲驚呼,抹上的笑容抬起那微朦朧意識的人兒臉蛋,「你只剩一次機會。」
 鬆手走向旁的櫃子打開抽屜,拿起清澈的玻璃珠忖度半晌,方才走回原位,
 「桔澄,等等我要你一字一句的清楚交代,當這東西進去你體內的時候你是什麼樣的感受…」勾唇,像是安撫人心般拿起一顆輕舔,摟住顫抖的桔澄揉著臀瓣,
 一手拿著放置琉璃珠的碗,另一手撐住腰際在沒有潤滑的情況下就強硬的放下了一顆,
 「桔澄,這樣好了,我每放進三顆珠子,我們今天就少玩一樣玩具--」
 像是想到什麼一般不忘補充,「當然,如果你連你有什麼感覺都沒有辦法說清楚的話,那麼自然不但玩具不會少,懲罰也少不了--」
 「我要聽見從你口中吐出呻吟、你自己說著你有多麼瘋狂、那裏被填滿時你又是如何的享受那滋味--」靠在耳畔輕呼著氣,那一顆琉璃珠被兩指推進深處。
    調教科 鳳曦


  高潮過後更加敏感的身軀因鳳曦加大吸吮的力道,難耐的弓起身,細碎的呻吟、泛著紅潮的嬌軀,一切的模樣都足以讓人瘋狂。
  溫順的接受鳳曦的吻,將自己的體液吞入,對於鳳曦的問話只能漲紅著臉,小聲地說道,「不、不知道……」
  赫然想起遊戲開始前鳳曦訂下的規則,似乎有些懊惱的輕咬下唇。
  感受到一個比平常看到的那種彈珠再大一點的琉璃珠滾入體內,紅唇流洩出嬌媚的喘息,眸泛起一絲薄霧。異物在體內滑動摩擦帶起快感,後穴一收一縮如同綻放的花蕾般勾人,才發洩過的鈴口又滲出了幾許愛液,
  「唔嗯--很奇怪…好涼、好……」雖然是鳳曦的要求,但是卻不願意在鳳曦面前表現出這麼難堪的自己,於是話語嗄然停止,張著小嘴許久才挫敗的哽咽道,「我、我不知道怎麼說--」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勾唇,從制服外套中拿出小巧黑色的圓珠同時送入桔澄體內,
 「說不出來麼,我幫你如何?」揚起難辨的笑意,口袋裡小型的遙控器發出微弱的亮光,投影在繩索前的布幕上,
 「在你體內,緊緻、柔軟、讓我發狂的,看見了麼,他正在收縮著渴望更多的東西去填滿他--」
 黑色的圓珠隨著嫩穴的收縮更加深入,精巧的拍攝出內壁,滿意的輕笑出聲,
 「看見沒,當我把珠子放入你體內時--」兩指併龍固定住珠子在毫無潤滑的情況下強硬的進入桔澄體內,
 「你的身體就像是飢渴不已一般,不停的收縮、收縮著-…」
     調教科 鳳曦


  投影在布幕上的畫面讓他感到無比羞恥,窄穴是如此饑渴的收縮、緊夾著深埋其中的異物,而鳳曦口中說出的話更讓他羞愧地想把自己埋了。
  儘管長指略帶粗魯的進入,勾起的疼痛卻遠遠比不上內壁被刮搔摩擦的快感,反而更增添了一絲情趣,讓慾望的前端淌流出更多濁白的體液。
  望向鳳曦的眸染著羞澀,似純真中又帶著幾許邀請令人瘋狂,輕啟唇,那聲聲嬌吟和妖惑的邀請惹得人心癢癢,
  「曦……唔啊……,因為、因為,哈嗯…想要、要你--」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扼住桔澄精巧的臉蛋含住耳珠,吸吮舌尖探進舔弄著耳廓,啃咬著軟骨發出曖昧水聲,
 「小桔澄話都不會說了麼?」低笑,指著螢幕,「看見了麼,那琉璃珠彷彿可以發出聲音一般,因為你的收縮讓它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讓人聽了,興奮的無法自拔…」倏地掐住細白的肌膚,強硬般的再送入一顆琉璃珠,
 輕按著幫助放鬆,細細觀察微略紅腫仍收縮的密穴,輕笑,「小桔澄,三顆了呢--」
 「勉強算你及格,嗯?」從繩索旁的壇木桌上拿起雙頭的按摩棒,掐住下顎強迫桔澄張開小嘴隨即將一頭強硬塞進。
 看著淫靡的畫面卻如欣賞藝術品般瞇眸揚唇,「舔濕點對你比較好,這東西現在用也可惜了,畢竟少了一個人…」
 「不過,另外一頭我可以幫助你,一樣可以讓你享受到極致的快感…。」
     調教科 鳳曦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TOP

 「因為--很、唔嗯……很、舒服。」誠實的回答自己的感受,早已被調教得敏感至極的身軀泛著誘人的紅潮,若不是他極力的克制自己的欲望,怕是又要再射一次。
  羊脂般白玉的肌膚倏然被掐住,鳳曦強硬的動作嚷他痛的忍不住一縮,但是隨即的愛撫沖淡了那疼痛,嬌嗔道,
  「討厭,哪有這樣給了糖馬上又一鞭的--」
  被按摩棒強硬的塞進撞痛了牙,吃痛的悶哼一聲,但是不敢擔誤任何一點潤濕按摩棒的時間,忍著疼吸吮著。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淺笑,拿起清澈的液體含入口中,拿出按摩棒壓過腦勺將液體灌進桔澄口內,
 離開時唇勾起一絲津液,「電解水,等等你可能會很辛苦,先讓你補充一下養分。」看著不解的神情像是貼心般的解釋,捏頰。
 將手上的按摩棒一頭直接插入還未引出琉璃珠的小穴,按壓著被微微撐開的皺褶,眼神緊盯著螢幕,
 「這些珠子會不會就這樣深入到你的敏感點呢,然後就像我插進去一樣,不停不停的刺激著那裏--」揚唇,按住顫抖的身子強硬進入,
 「桔澄,深呼吸,我控制得很好,你放鬆就不會受傷--」看著微略紅腫的私處,蹙眉撫上微萎的慾望上下搓揉著。
    調教科 鳳曦


  因長時間輕吟的喉嚨乾澀不已,突來的津液彷如天降甘霖,雖然如此卻仍有些不滿足,用著軟軟的語調撒著嬌,「曦--還想要一些…」
  被按摩棒猛然進入,雖然已經潤滑過但仍有些痛楚。
  被按摩棒往內部頂的更深的琉璃珠彷如不安分的孩子般亂滾著,刺激著內壁不斷收縮著,插入的按摩棒也因為嫩穴一收一張的動作而被引入更深的地方。
  被緊緊按住的身軀早已軟綿的無力掙扎,依言深呼吸放鬆因異物突然闖入而有些緊繃的身子,微抬起臀迎合著鳳曦的動作,
  「啊嗯……曦…鳳曦--」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帶上如風般的笑抹不去一絲戲謔,「你乖乖的,做完之後再幫你補充電解水。」
 按住按摩棒的另一頭,打開開關後倏地向下壓讓在體內的按摩棒因力道的改變而變換角度,直直深入,
 「懂這玩具好玩在哪裡麼,你永遠不會知道他下一秒會在哪個地方--」看著影像中縮緊的內壁輕哼著打開開關,
 一手再次纏繞起前端的緞帶,一手以磨人的速度擺弄著按摩棒,「有感覺了麼,就像是我插進去,慢慢、慢慢的律動著,然後你那裡就像現在這樣把我緊緊的圈住,像個不知足的孩子一樣拼命的吸吮著…」
 猛然拉緊了前端的緞帶向後磨移到底端在以手指圈住以緩慢的速度向外抽出,
 手掌裹住小巧的慾望施力又放鬆來回的按壓著,就如模擬著影片中的景象一般-…
     調教科 鳳曦


  嫩穴被突來的劇烈震動刺激的不斷收縮夾緊,彷彿吸吮著糖的孩子般不知節制;弓起雪白的嬌軀想逃離這樣的快感,被吊起的身軀卻是軟綿無力、欲拒還迎;昂起雪白的頸項,豔麗的臉蛋有著不知是享受還是難受的表情;嬌媚的喘息呻吟由紅唇流洩而出,跳躍的音符如頑皮的孩子撩動人的情慾。
  想像著被鳳曦巨大火熱抽插著後穴,敏感的身軀似乎更加敏感,「曦--唔嗯……我要、再來,再更用力一些…啊啊……」
  被緞帶纏繞的慾望昂揚,前端不住地流著因激情而起的濁白體液,沿著慾望流下大腿根部,滴落在高級的紅毯上留下曖昧的痕跡。磨人的速度讓他不滿足的搖擺著臀主動迎合鳳曦的動作,
  「曦,還要、再快一些……啊嗯--好棒-‥」
  享受地閉上眼,描摹著愛撫自己小巧慾望的厚實大掌,鳳曦充滿技巧的愛撫讓他小巧的慾望流出了更多的精液,感受到彷彿慾望被溫暖緊緻的窄穴吸吮般的快感。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看著紅腫地過份的私處,擰眉失望似的輕嘆,「看來今天只能玩到這裡了--」細碎的吻落在翦羽及粉頰之上,
 扶住腰際鬆開裹住嫩芽的手撫向後方倏然抽出按摩棒,毫不給予任何反應的時間,
 食指及中指取而代之的深入擴張,將琉璃珠引出,隨著針孔攝影機隨意的丟在一旁,
 束縛住手腕的繩索一拉,將軟下的身子摟在懷裡,讚許似的親吻著額際,將桔澄帶回方才的貴妃椅處,
 觀察後才發現四周竟是整片的落地鏡,手套弄著慾望,讓桔澄坐在自己雙腿上扶住腰際,頂住柔軟緩慢的推入勃發的慾望中。
 「小桔澄,看看鏡子,看看裡面動人的你--」
    調教科 鳳曦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TOP

 嫩穴飢渴不已的緊吸著按摩棒,不滿足的渴望讓他搖擺著腰肢迎合,
  讓按摩棒能夠更深入摩擦著紅種緊緻的嫩穴,好幾次都讓圓潤的琉璃球頂到敏感的那點,讓他舒服地嬌吟喘息,
  「嗚嗯…曦--‥別、別停,再用力些……啊啊-‥」
  就在他覺得享受到了天堂般的快感,按摩棒倏然被抽出,
  襲來的空虛讓他失神半晌,內壁叫囂著想要火熱龐大的男性慾望來摩擦、滿足。
  眸眶帶淚望向鳳曦,媚眼如絲含著深深的邀請,後穴被性感的長指侵入又是一陣緊縮,
  彷彿不願意鳳曦離開似的緊緊糾纏、吸吮著,琉璃珠被挑出,異物的離開又帶起一陣戰慄。
  被束縛住的雙手獲得了自由,卻全然失去了支撐自身重量的力氣,只能無力地癱軟在鳳曦的懷中。直至坐上了貴妃椅,他才跪坐在鳳曦的雙腿,膝似有意又似無意的頂著那火熱昂揚的慾望前端輕輕摩擦著;
  雙手環上鳳曦的頸項,吻落在鳳曦的鎖骨,印下幾許紅痕才滿意的輕笑吻上那無情的唇;透過落地鏡看到自己的後穴被那火熱緩慢地拓展、侵入,羞恥感讓他的性致更高昂,嬌聲喘息、呻吟、低喊著,
  「啊嗯…曦的好粗、好熱,唔哈…好棒--我要更多,曦,用力的給我…就算、嗯呀--就算把我弄壞都沒關係--」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你的表情細細的訴說你很享受,享受我的插入並且希望每一處、每一處都叫囂著要我深入--」啃咬著後肩落下牙痕,再放鬆細細吸吮,舌勾畫著圈挑弄著敏感的肌膚。
 盈握住腰際向上一頂,滿意的感受到懷中桔澄劇烈的顫抖,含住喉結輕聲說道:「舒服麼,小桔澄--」
   調教科 鳳曦


  纖細的十指攀著鳳曦的肩,上半身緊貼著寬闊的胸膛磨蹭著,
  神思昏朦中,身體被灼熱的物體不停地抽插貫穿著。
  軟弱無力的嬌軀隨著鳳曦的動作激烈擺動晃動著,
  就好像飄落在湖中的一葉扁舟,隨著水流亦浮亦沉,沒有根基、也沒有憑勢。
  後肩那挑逗的細碎啃咬惹得他聳縮起雙肩,唇輕抵上鳳曦的頸項,伸出半截小舌徐徐在那細緻的滑嫩肌膚遊走,時不時輕咬落下幾個激烈歡愛的齒痕。
  敏感緊實的內壁感應著這超乎尋常的熱度,憑著不間斷的抽插,
  他能夠描摹出在自己窄穴放肆而為的熱物,它的形狀、大小、脈動……
  它在體內每一次的衝擊、每一次摩擦都清晰地刻印在體內的每一個部分。
  「呀嗯……好棒,還想要、更多--曦,把全部都給我、都給我…啊啊……」熱度彷彿灼燒了他的理智與羞澀,
  搖擺著翹臀配合鳳曦的動作吞吐熱鐵、收縮著後穴將熱鐵能夠與內壁更緊密地貼實摩擦,帶來更強烈的快感。
  突然被頂刺到了體內敏感的那點,尖叫出聲,濁白的體液飛濺染了兩人的胸膛和腹部,無力的癱軟在鳳曦的懷中,熱鐵仍舊不放過似的在體內摩擦愛撫著每一個角落,惹得他是嬌吟輕喘不止。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一手拉住桔澄右手令手將人向後推,將微些顫抖的雙腿向上反折,扶助腰枝抽出,
 戲弄似的將雙腿抬起,觀察般端詳著那似是感到不滿足而一收一縮的嫩穴,
 輕也一笑將桔澄反轉過身頂住輕輕摩娑也不肯進入,讓頂端微微插入享受著收縮帶來的快感,
 微瞇眸,「桔澄的表現很好呢-…」手握緊了桔澄的慾望,食指劃繞著仍帶著白色液體的鈴口,
 按住那微陷的頂端指甲微施力,仍帶著一絲酥麻的快感,沿著尾椎伸舌細細舔弄,
 直至敏感的頸子定住吸吮,刻意似的發出水聲。
   調教科 鳳曦


  感受那火熱抽離體內,睜著迷濛的眸看著鳳曦,貓也似的輕喚要求著,「別出去……我還想要曦--」
  被鳳曦那火熱眼神瞧得羞恥不已,羞恥感讓他的嫩穴更有感覺,一張一闔地邀請著人來擷取;
  滴落的體液由嫩穴沿著內壁流出,沾染上了鳳曦的火熱,無法自拔的想要被滿足、被粗魯貫穿;
  彷彿雌獸般甘願臣服,背對著鳳曦抬高翹臀,嬌軀因激情弓起完美的弧度。
  被熱物前端摩擦著的穴口難耐的收縮,希望能夠再次將那能滿足自己的慾望緊緊咬住,但是那人卻惡作劇似的再抽出已沒入的前端,然後又再輕輕插入,惹得他是慾火難耐,搖晃著頭顱、語調帶著哭音請求鳳曦,
  「曦,別、別玩了,我想要、好想要--想要你滿足我、要你用力的貫穿我,就算玩壞了都沒關係…我要你,曦……」
  小巧的慾望又再次被愛撫,頂端傳來些微的刺痛卻不減高昂的性致,扭擺著腰肢,似有意又無意地磨蹭著鳳曦試圖撩撥、規律的收縮著窄穴品嚐著插入的前端。

             實際SEX科 軒轅桔澄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TOP

 「想要就要拿出點誠意,嗯?」抓住頭髮拉起薄唇靠向因激情而緋紅的臉頰,輕舔。
 扯開纏繞的緞帶用力收緊桔程的欲望,含住耳珠戲謔笑道,「兩次,你自己注意了。」
 低吟似是享受著收縮,勾起腰際再次挺入,抽插的頻率更甚,
 錮住臉蛋迫使轉向自己放肆的覆上唇瓣,如現在的淫糜般舌探進勾弄著粉舌,滑過貝齒戲弄著牙根,
 舔過小巧的虎牙吸吮發出曖昧羞人的聲音,挺進的欲望似要將身下的人兒弄壞般毫無控制力道,
 手刻意的跟隨著抽插的頻率模仿著,圈住微靡的嫩芽抽動,
 突然體內的欲望直直插入後不再抽出僅以緩慢頻率頂著敏感的點,只剩手上的動作不見慢下反倒瘋狂似的越發加速,
 「小桔澄,當你射的時候後面會吸的緊緊的,一抽一抽像是哭泣的孩子般惹人憐愛,」揚唇,
 「要讓我享受,就得看你的表現了-…」刻意的放大力道向敏感處一頂。
     調教科 鳳曦


  「哈啊…討厭,都已經要你用力的進來了不是嗎?而且,這不是擺明了和我說懲罰定了,被你這東西抽插怎麼可能不射--」
  鳳眸瞇起、紅菱勾揚豔麗的笑,眼角帶媚的看著鳳曦,紅唇貼著鳳曦的唇,微啟又是一連串淫聲浪語,
  「曦的好粗好熱,插得人家好舒服嘛……不是都說了,就算用壞人家都沒有關係…」
  感受到嫩穴再度被填滿,昂起雪白的頸項嬌媚地呻吟著,天籟般的邀請撩的人心癢癢,
  那龐然大物在體內抽插的頻率不停加快,緊緻的內壁飢渴地攀附、吸吮著,
  交合的地方發出了『噗滋』的水漬聲,讓他是既羞愧又享受,
  那樣毫無控制一如失控的野獸,他只能扭擺著臀迎合一下又一下的衝撞,
  沒有痛楚、只有歡愉的快感,讓他無法自拔只能沉溺其中的快感。
  小巧又再次被包覆,前後雙重刺激讓他不可遏止的顫抖著,
  快感幾乎奪走他的力量,衝上腦的熱度讓他的意識有些模糊。
  體內異常敏感的那點突然被頂刺、研磨著,一波又一波比之前更加強烈的快感衝上腦門,嬌媚的呻吟越發沒有遏止,突然被重重的力道撞擊,再也無法忍耐的達到高潮,前湍的愛液噴濺而出。
  嫩穴猛然收縮,將鳳曦埋在體內的火熱緊夾,悶哼一聲,灼燙的愛液同時噴發,一滴不漏的注入。
  感受到一股又一股的熱液噴濺在體內,弓起身接收所有不讓絲毫流漏,滿足的呻吟了聲,倒入鳳曦懷中,意識漸漸飄散,「曦…晚安,還有…
  「我真的很愛你。」

             實際DEX科﹡軒轅桔澄
  
 
 一聲悶哼,略帶危險的瞇起眸在收縮劇烈的內壁抽插數下後撤出,本想拉起的人兒在聽到話語後一愣,
 無奈一笑,將桔澄攬在懷裡輕撫著因汗水而糾結在一起的髮絲坐臥在貴妃椅上,
 「懲罰我記住了喔,」親吻著潔白的額頭,眸中飽含著寵溺,調整了姿勢讓桔澄可以舒服的躺在自己懷裡,
 親吻著粉嫩且帶水光的唇,淺笑,「那麼,晚安。」
  
 殺了我,用妳的雙手;
 
 

TOP

返回列表